即使腿不够长也要爬墙的荒蛍

刀ステ沼民。

太芥[秋]



如果把芥川龙之介的一生比做季节的话,一定是秋天吧。万物落幕前最后一次盛大的出演,叶子边缘镀着金色,与身后的残阳揉合,晚霞海浪,很美。

后来风让叶子掉落,白色红色盖住已经不那么夺目的黄。不吠的狂犬与敌方异能组织首领一起倒下,喷出的血花比枯叶耀眼千倍万倍。黑色衣摆垂下,少年闭上眼,因那个人得到的心剧烈地跳动了一拍。

“太宰先生,”他说出那个在心里琢磨千百遍的名字,“在下这就赶来。”


太芥 [云]

太宰治觉得芥川龙之介像云。

当然不是因为他轻飘飘的,风都吹得动。

刚把他从贫民窟捡回来的时候,是乌云吧。

稍显稚嫩的脸上总是覆着层阴翳,却偶尔会从眼中露出一丝光来。

叛变的那一天,他也变了,

变成了雨层云。

完全遮蔽了日月的光影,他把所有情感都藏起来了。

藏在心底谁也不知道的地方,用坚硬如铁的甲一层一层围住,不允许别人靠近。

后来,一直到白鲸坠落,蔽光的云层越来越薄,认可的话语让云雨荡然无存。

太宰治低头看熟睡的芥川龙之介,呼吸平稳,应该没做噩梦。

然后小心亲吻他好不容易放松下来的额头。

那孩子最终变成了属于他的,棉花糖一样的白色卷云。

(俺人生中产粮第一次,献给太芥(什),俺好菜啊(›´ω`‹ ))

南海三三的小演员真好看www